叙利亚困局:大国博弈美俄立场迥异 动荡难解

叙利亚困局:大国博弈美俄立场迥异 动荡难解

  2015年8月30日,叙利亚大马士革,一处居民区遭遇空袭,一位父亲救出受伤的女儿。

叙利亚困局:大国博弈美俄立场迥异 动荡难解

  2012年5月26日,霍姆斯省的胡拉镇大残杀中遇难的布衣进行集体葬礼。

叙利亚困局:大国博弈美俄立场迥异 动荡难解

  2011年3月25日,叙利亚的反当局示威者高呼标语呼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·阿萨德下台。

叙利亚困局:大国博弈美俄立场迥异 动荡难解

  2015年8月22日,大马士革,在当局军对否决派掌握区的空袭中,数名儿童受伤。

  难民之源 动荡难解的叙利亚困局

  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难民潮正囊括欧洲。结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,本年1至8月,至少已有30多万名难民经地中海进入欧洲。个中,80%的难民来自叙利亚,其余难民首要来自伊拉克、也门、利比亚、埃及等国。

  叙利亚生齿约为2300万人,目下已有400多万人沦为国际难民,国内还有约760万居民流离失所。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日前亲近叙利亚境内交通要道M5公路,而一旦该道路被极端组织掌握,叙利亚亡命国外的难民数量可能会再度上升,达到800万。

  这场人道主义灾难已经成为欧洲社会难以承受之重。为何叙利亚的难民数量会迅猛增加?叙利亚的复杂事态是若何形成的?背后有着如何的大国博弈?

  近况

  与战争“打游击”的难民

  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艾兰·库尔迪在土耳其海滩遇难的照片,成犯难民危机爆发以来“最揪心的画面”。9月4日,库尔迪一家独一的幸存者,艾兰的父亲阿卜杜拉·库尔迪回到叙利亚的科巴尼区域。

  安葬了老婆与两个儿子之后,阿卜杜拉说他已经决意不再脱离叙利亚。“我所妄想的一切都没有了。我只但愿和平从新回到叙利亚。”

  库尔迪一家原住大马士革,2012年在杂沓的内战中,阿卜杜拉被抓,获释后便举家迁往老婆娘家科巴尼。

  仅仅过了18个月,“伊斯兰国”的进攻,让他们的生活再度被打乱。因为恐惊,科巴尼的居民大都逃脱。阿卜杜拉的哥哥说,没有人敢在这里生活,分开成了独一的进展。

  如同库尔迪一家一般,冒险进入欧洲之前,很多难民已经在叙利亚国内亡命多地。栖身于哈马省的阿木鲁什一家,也过着如浩瀚叙利亚公众一般的生活体例——跟战争“打游击”。

  阿木鲁什一家最初栖身于叙利亚西北部的哈马市。内战爆发后,一家人逃到北部城市阿勒颇。好景不长,阿勒颇也陷入冲突之中。本年年头,一枚炸弹从天而降,其母亲、哥哥以及两个侄子被炸身亡。穆罕默德七岁的女儿也被炸伤,腹部伤口长达十几厘米。

  穆罕默德意识到必需再次踏上亡命之路。于是,他们继续北进,越过土叙边境,在土耳其南部栖流所驻扎下来,成为土耳其境内近180万叙利亚难民中的一员。

  李明波是少数几个赴叙利亚实地探访的中国记者,他于2011年和2015年4月份两次赴叙利亚采访。他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叙利亚难民的亡命去向复杂多变。很多难民在叙利亚境内分歧省份间亡命。逃到国外的叙利亚难民,在战事暂停时,很多会选择返回叙利亚。战事再次爆发时,又从头踏上亡命之路。

  李明波说,他本年4月达到科巴尼,其时战事已竣事,“伊斯兰国”已被赶走,但镇里80%建筑坍毁,没水没电,食物首要靠从土耳其边境港口私运和偷渡。因为战事暂缓,很多科巴尼居民返回家园,但本年6月,科巴尼再次爆发了一次斗争,不知道4月时返回科巴尼的居民如今是否平安无事。

  发端

  40年挺立不倒的阿萨德家族

  叙利亚内战自2011年爆发以来,逐渐形成“鼎足之势”的款式,即叙利亚当局军、否决派以及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。在这里首先要提的就是阿萨德政权。

  “阿拉伯之春”爆发以来,卡扎菲、穆巴拉克、本·阿里等,一个个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物逐渐倒台。唯有巴沙尔·阿萨德挺立不倒。

  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·阿萨德1970年到2000年间任叙利亚总统,任期长达30年,是20世纪后期中东地域在位时间最久的国度元首,也是阿拉伯区域独一一位成功将政权移交给家族下一代(即叙利亚现任总统巴沙尔·阿萨德)的向导人。

  “阿萨德”并非是这个政治家族的原始姓氏。传说中,哈菲兹·阿萨德的祖父一次碰到一个土耳其鼎力士,两人交锋,哈菲兹的祖父将土耳其鼎力士轻松撂倒。围观村民欢呼:“阿萨德!阿萨德!”在阿拉伯语中,阿萨德意为“狮子”。此后,哈菲兹的祖父便将家族姓氏改为“阿萨德”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隐藏边栏
    A+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